换鞋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鞋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媒体股市泡沫破灭无法预测但将付出更大代价

发布时间:2021-01-25 15:10:36 阅读: 来源:换鞋凳厂家

媒体:股市泡沫破灭无法预测 但将付出更大代价

创业板终于顶不住了,又一次证明泡沫总是要破的,不管你是什么兄弟,还是什么传媒。这不禁又让我们想起了今年的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尤金·法玛和罗伯特·席勒,前者认为市场是有效的,没有泡沫,后者认为市场常常充满泡沫,泡沫总要破的。  大家已经充分讨论过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的怪异之处,这两个人同时得奖,就好像同时承认太阳绕着地球转和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如果地心说的价值在于给了日心说一个批驳对象,那好吧!我承认有效市场学说还是有价值。  认为市场会有泡沫的人不仅是席勒这样的学者,在实际操作中,无论巴菲特还是索罗斯都不止一次承认,他们依靠着市场的失效赚钱。他们承认有泡沫,而且认为有可能识别出泡沫并从中盈利。而有效市场理论的作者法玛基本上是发现他本人无法寻找到一个持续有效的模式在股市中挣钱之后,才搞出了这么一个理论。当然,有效市场理论还是有它的理论价值,至少它否认了存在一种简单可重复的盈利模式,让大多数人认识到了自己是无法战胜市场的。  但是,因为大多数人无法战胜市场就否定泡沫的存在,就是对事实的不负责。事实上,法玛为了坚持自己的有效市场学说,就从来不太愿意承认市场还有泡沫这么个东西。  《信号与噪声》的作者纳特·西尔弗描述过“有效市场假说的支持者对泡沫这一概念仍旧带有抵触情绪”,“有一次我和法玛闲谈,聊别的话题时气氛还很融洽,但一谈到‘泡沫’这个词法玛就避而不谈。法玛语气强硬地对我说:‘市场泡沫这个术语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市场泡沫的结果应该是可以预测到的。如果你都无法辨别是否身处泡沫中,那它就不是泡沫。’”  其实,泡沫还真的不是那么难预测。泡沫真正难测之处不是发现泡沫的开始,而是预测泡沫的结束。罗伯特·席勒的成功之处在于设计了一种十分复杂但准确的泡沫检测方法,并且运用到了对房地产泡沫的预见性研究中,但就像纳特·西尔弗举出的一个例子说明的,泡沫什么时候结束就不好说了。  席勒先生以“非理性繁荣”概念获奖,但最早提出这个词汇的是美联储的前主席格林斯潘。早在1996年12月,格林斯潘就第一次使用了“非理性繁荣”来描述当时美国股市的状况。按理说,既然看到泡沫就不应该再买股票了,可纳斯达克指数还是在持续上涨,科技股泡沫的顶峰在3年之后才到来。西尔弗的感慨是,“如果有位投资者有着精准的预测力,在格林斯潘发表那篇演讲的当天买入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而且抛售的时机把握恰当,就能赚回约为成本4倍的利润。”  如果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不管是有效市场还是非理性繁荣,现在我们可以确认的事实是什么?是市场会出现泡沫,而投资者可以利用泡沫,并且泡沫一旦形成,最后的终结之日是难于预测的。  我不知道格林斯潘在运用“非理性繁荣”一词的时候,脑子里是怎么思考法玛的有效市场理论的。当他运用“非理性繁荣”时,应该是意识到了市场的无效,但他又是那样一位纠结的有效市场论的坚守者,以至于他相信市场将自己修正出现的泡沫。为此,格林斯潘在货币政策上并没有采取什么刺破泡沫的措施。  这就是理论和事实相悖的地方,正因为认为市场可以自行处理泡沫,所以可以抑制泡沫的人放任了泡沫,当泡沫终于在一个谁都无法预测的时间点上必然性地破灭时,受伤害的不仅是市场中人,而且还有并没有参与到这个股票市场的更多数的人,因为一个市场的崩盘将导致整个经济体的下滑。  这个泡沫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当纳斯达克泡沫堆积时,格林斯潘的货币政策按兵不动,当泡沫最终破灭而且拖累了整个美国经济后,格林斯潘的做法是再来大肆放松银根,并且制造了另一个泡沫来挽救经济,而这另一个泡沫就是房地产泡沫。结果怎么样?当2007年这个泡沫也破灭了之后,2008年是金融危机,之后是经济危机,最后我们得到的是伯南克的QE1、QE2、QE3.  从法玛到席勒到格林斯潘再到伯南克,我们最大的教训是什么?是必须承认泡沫!而且愿意为识别出泡沫后尽早挤压泡沫付出代价。否则,付出的将是更大的代价。  你要说今天参与创业板的毕竟是少数投资者,或者说就是追涨杀跌的投机者,当这个泡沫破灭的时候,遭受损失的其实还都是有一定风险承受能力的人,至少他们开创业板账户的时候是填了单子对风险认账的人,那么其他风险更大波及更广的泡沫就不一样了,它们会更加严重地伤及无辜。  还有比房地产泡沫更危险的泡沫吗?席勒几年前就说过中国楼市有泡沫,大家都笑了,现在中国楼市的价格还在继续创新高。但是,这不是说席勒的判断有错。席勒说的泡沫没错,但是席勒没有办法预测的只不过是泡沫破灭之时。

包头产品设计

吐鲁番产品设计

宿迁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